走路带风的生活

有时候,隆重的欢迎和猝不及防的别离并不是陪伴的全部内容,还有最重要的——在这段关系中,我们是否都成为了更好的人。

考完VB的第一天
获得了稍许喘息的时间
但也仅仅是稍许
mm有时候我总是在想我的日常是什么
有时候会充满着各种不确定和未知,但是还是一路向前啊
mm也许有一天我们不说再见就离别了,那日常的点滴就是我们的赞歌,没有想到会突然结束,学姐说是她们最后一次了,但是就像是没断奶的孩子一样,以为还有后来
学姐对我说~未来可期,便感到满满的责任与爱,如同每一缕早晨阳光射在我的心上
nevertheless她们说了,最后的路我们陪她们一起走,目送而去,而我也确实做到了静静目送
我还是很爱很爱她们
尽管会有厉吼,会有指导,会有很多很多的美好
我还是喜欢她们,很爱很爱她们
我的伙伴,我的姐妹,以及那些清晨
久久留在我的心中

昨天下午的景色
我总是沉醉于这种风景
无法自拔

              大一最后国护留念
      学姐们坐在前面,我们紧凑在一起,静静倾听,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特别喜欢喊学姐了,因为教员的称呼太过距离遥远,而我喜欢学姐则把我们与她们连在一起的,亲缘关系,更是有一些些紧密的联系
       寒哥说我们现在的动作水平一般般(但是自己却自以为还不错啦),然后她说-学姐们带到现在的一般水平真的非常不容易
当时我就鼻子一酸,想到了大一刚刚来,我们稚嫩的模样,以及那些训练迎面而来的风,和多少次俯卧撑的场景,那些逝去而过的岁月,虽然有些时候艰苦,有些时候非常快乐,但是岁月也有她们陪伴,就像育苗一样的心情   我理解,并感同身受,也许明年大二的时候我就能更加感同身受,但是当时的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其实在国护训练的周四周日,我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看看行政楼前的风景,郁郁葱葱的树,以及傍晚的夕阳,我只是对我身边的姐妹特别熟悉,她们的气息,以及她们的动作,还有学姐的口号声,都那么动听
      没有什么是永远静止的,停留在那一瞬间的是一种心绪,微风迎面而来的时候,我偶尔会在休息间隙看看蓝天,特别蔚蓝,像是平静的心情。在临近夕阳的时候,我们训练着,伴随着夜幕四合,黑夜里也依旧进行着训练,也许,我是说也许有一天,我会无比想回到那些时候,但是我们都要成长,长大以后就会明白更多。
     我真的收获了很多很多,要去更努力去做事,更刻苦的训练,更多的成长,更多的隐忍和更多的喜欢与爱。

在大学,我也是那个独自一个人吃饭的姑娘

     转载自一个喜欢作家关于我最近困惑的解答
   昨天中午,我在学校东苑食堂吃麻辣烫,点了好多菜,满满一大碗,刷卡时给阿姨说,是还要一份米饭的。
因为12点下课,我回去补了个实验报告,所以到食堂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也好,吃午饭的高潮时间早已过去,食堂里面人稀稀疏疏,我也不用像往常一样,端着沉重的餐盘去四处拼桌了。
以我的口味来说,南京的麻辣烫是很清淡的,每次我都要在旁边同学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加好多辣椒,鲜香红亮的汤汁才很有食欲嘛。
这家店很实惠的,像我昨天中午点了那么一大碗,加上一份米饭也就五块钱,味道也很不错。我在取餐口没等多久,就端到了热气腾腾的麻辣烫,照例辣椒,香醋和蒜泥各加了一些后,我就近找了张空桌子坐下吃饭。
早餐就吃了一片吐司一个橙子。到那个时候,我真的是狼吞虎咽,整个人都沉浸在这一大碗属于我的麻辣烫里面,根本无心在意其他,以至于我都没有听见有人在和我说话。
“同学,这里有人吗?”好像是姑娘说的第三遍,我才抬起头来。
她端了一份油泼面,指了指我对面的位置,示意我她想坐下来。
“额......没有。”
我虽摇头告诉她对面没人,她可以坐。但是是有些纳闷儿的,周围那么多空桌子,她为什么不去坐旁边呢?偏偏要和我一桌。
要不是对方是个女孩子,依我这个自恋的性格,说不一定还真会多想。
下午两点有仪器分析实验,算上食堂到实验楼的时间,我还有二十分钟来吃饭,够了。
想起来,在家吃饭,妈妈老是批评我:女孩子家家的,吃饭慢一点,细嚼慢咽对身体好不说,别人看起来也教养啊,而且又没人和你抢。
我开始吃的慢一点,装作不经意间瞥一瞥面前的姑娘,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渗出来,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总给我一种放不开的感觉。
我还是有点诧异的,她手中的面应该是小份的,也不会太重,没有到走不到其他桌上的地步吧,再不济就是心疼食堂搽桌子的阿姨,可能是不想她太辛苦?

我夹起一片藕,就着米饭吃,心里面好像也就只有这一个理由解释得通了。
“XXX,这就是你朋友啊。”两个姑娘端着同样的面在我们这张桌上停留了一会儿,给我对面的女孩大招呼。
她明显有些尴尬,但是又肯定点了点头,糊弄了过去。
另外两个姑娘坐我们隔壁那桌,有说有笑得吃面,我一心吃我的麻辣烫,也惦记着过会儿的实验会不会太难,对面姑娘也在埋头吃面,不过她吃很慢很慢。
小份油泼面和大碗麻辣烫加米饭还是有区别的,对面的姑娘比我早吃完,但是她没有去还餐盘,倒是坐在那边玩手机,看着好像是等我的样子。
“拜拜,我们先走了。”隔壁桌两位姑娘先走了,给她打招呼,她点头致意。
直到那两位姑娘消失在了二楼餐厅门口,我对面的姑娘才缓缓起身,向还餐盘的柜台走去。
看着她一个人的身影,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原来,她是在食堂遇到了认识的人,不想让别人觉得她是在一个人吃饭,所以在周围全是空桌子的情况下,她也要和我拼桌,吃完之后,也要装作故意等我的样子,直到和她认识的人离开,她才走。
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一瞬间我的心情。
很复杂,觉得有点心疼,又觉得有点讽刺。
大学里,在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我是那个一个人吃饭的姑娘。我倒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在认识的人面前,也从来不会觉得有些难堪,有些不好意思。
大一进校前一段时间,寝室四个人关系是相当密切了,一起去上课,占位置,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一起在周五下午下课去先锋书店,一起去食堂吃饭。
无论干嘛,我们四个人都在一起。
是会觉得缘分这个词儿很奇妙的,天南海北不同地方的人聚集在一起要携手度过接下来的四年,充满着小期待,内心又有些惶恐不安,生怕自己和别人不合群。临走前,父母的教导还在耳边:离家这么远,一定要和同学室友打好关系啊,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句话老祖宗传下来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四个人是很合得来的,互相有一些共同的兴趣爱好,一开始接触过程中,大家也确确实实做到了互相包容互相体谅。
可是时间一长,生活和学习步入正轨,我们四人行的方式好像就有点出问题了。小曾有早起的习惯,而佳琪觉得一定要多睡会儿,我最喜欢吃宿舍楼下食堂二楼的鱼香肉丝配米饭,可是婉怡却说一楼牛肉面是她的最爱。
有人找了导师,进了实验室空闲的时间要去做实验的;有人在加了志愿者协会,想让在家课余时间更丰富一些;有些在校外报了拓展班,心里面想着,正所谓技多不压身嘛......我们的时间渐渐很难同步在一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慢慢的,也就不会再什么事情都四人一起。
其实我很享受一个人的时光,我常常一个人去食堂点一大份饭,然后满心欢喜地拍张照片发给妈妈,让她放心,我有好好吃饭;我常常一个人去自习,偶尔在打开水的地方遇到了同学,寒暄一番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我也常常一个人去逛街,看到漂亮的小裙子也会多停留几秒。
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尴尬的事情。
相反,一大把的时间供我自由自配时,在这些和自己相处的时光里面,我能更清晰而澄澈地认识自己,我觉得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每周六,我要早起坐一个半小时地铁去新街口上课,下午四点半下课,再坐一个半小时地铁回来。这段路程里面,我常常会带着耳机,放着舒缓的音乐,轻轻梳理上一周自己做过的事情,像是给心灵做了一个清洁,整个人都轻盈了不少。
常常有人问我:如何看待大学里面的孤单问题?
我第一时间的回答都是: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啊。
刘瑜那句话我引用了无数次:在大学,有知己相伴固然妙不可言,可是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有时候既不可遇也不可求。
盲目合群真的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亲眼也好,耳闻也罢,我见过太多因为所谓“合群”而失去自我的例子。那个大学和室友打了四年游戏最后没考上研究生的学长,那个沉迷于追剧化妆,和室友买买买欠下一大笔钱的学姐,那个隔壁专业整天和学生会学长学姐出去撸串,最后却挂科了老乡......那些一味和你重复大学里面人脉的重要性,圈子的重要程度的人,其实从某些方面来看,显得有那么一丝丝可笑。
独立戏剧制作人,编导牟森他把孤独视为积极和勇敢的词汇,宁愿将其称为“独自”,“恐惧也好,苦难也好,独自面对,多牛啊。为什么一定要纠缠孤独这个词呢?”
我并不是倡导大家都去选择一个人,我只是觉得,倘若不能找到和自己生活节奏相契合的小伙伴,独自一人也未尝不可呢?
像是吹散迷雾的风,让你清晰且沉稳地认清自己。
我们专业有个姑娘,我见她走路在打电话,吃饭再打电话,上课前一分钟也在打电话,听人说,她老是一个人,是害怕孤独啊。
哪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充实的生活从来没有阴暗的那一面。
没搬出来之前,我习惯去学校的小图书馆自习,离教学楼和食堂都近,比较方便,那个时候,我常常在一楼最左边看到我们班那个姑娘,她的书包是七彩格子的,很显眼,她一个人静静地做作业,复习,预习,偶尔看到我了,会给我打个招呼。
姑娘习惯每次上课坐在最右边第二排的位置,也是一个人,书翻到老师讲的那一页,水杯里是刚刚打好的热水,背挺得很直。
这学期开始看到她排名靠前,拿一等奖学金的名单时,我一点儿也不意外:这是她应得的。
从未害怕孤独,从未觉得难堪,只是在脚踏实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我和姑娘关系还不错,她告诉我,工作日她在习惯在图书馆自习,到了周末会和男朋友小聚一番,一起吃顿饭,一起喝杯饮料,日子很有规律,也很让人安心。
学会和自己相处,真是是这个社会上很重要的生存本能了。
每个人对于人生的规划都有不同,哪有什么可以复制的方法,大学的四年,就是让你认清方向,向个王者一样,去开辟你的那条道路。
倘若你一个人,我想告诉你:孤独不可怕,愿你好好对待自己。

    早晨的点滴
  仿佛回到了高中,在清早第一节课的时候总会有种无力感,不仅仅是心里的疲惫,还有身体的慵懒
  昨天的我再次受到刺激,再次决定下一个已经下了很久的决心
  However,我还是不知道准确去走每一步
  那就随风而去,一点点努力吧!

高铁上思念八月 ——遗憾感谢都回不去的昨天

总有她们说出你未开口的心事~

白线流Hazel:

两天前忽然点开了很久没有看的《萌芽》微信公众号,前面几条都是八月长安的专栏重新刊载和一篇采访。


慢慢地读,一篇一篇地点开,重温那个时候她的心情,和我的回忆。虽然失去了当时翻遍《萌芽》每个月等她一篇文章的心境,不过现在这种更为平静的心态也更适合现在的我,成长了,但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读完最后一篇采访,看到她在采访里的照片上的娴静安然,笑靥如花,终是感慨——二熊,她活成了我希望她活的那个样子。


这像是一个悖论,我本与她完全没有交集,或者说曾经可能有一次相遇的机会也被我自己放弃了。但她却真的在我曾经模拟过的人生蓝图上大步向前:面容姣好,财务自由,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就像她曾经写过的那样——“成为了一个自由自在的废物。”


高二的一个周末,躺在被窗外核桃树树荫笼罩的影影绰绰的床上,忽然刷出了14:30——八月长安在德胜门“字里行间”书店的签售活动,那是《你好,旧时光》这本小说的第三版的签售会。在一个离床直线距离只有一公里的书店,将于看到这条消息的半个小时后开始。如果从那一刻开始收拾东西,换衣服,洗一把脸,整理一下刚写完一张数学卷子后乱糟糟的头发,再飞速骑车过去,完全来得及。


但在双脚接触到水泥地的那一刻,我忽然就坐了回去。


我终于还是放弃了。


后来上了大学,遇到了同寝室的女孩,她在大学第一学期的十二月终于勇敢地迈出了那一步,去接近自己一直憧憬尊敬的学者,“我曾经有那么多次机会,签售会、讲座、节目录制的机会,都可以去见他,却一次也没有去,我知道那是因为我还不够好。”她盘着腿,坐在上铺捧着一本书,吐出这一句话。


那一刻,我的灵魂忽然就被抽离,从32楼拥挤的宿舍飘飘忽忽地闪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已经步入夏季的下午,时间是14:01,我缩在椅子上,思考、后悔、犹豫,最终收回了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但想象力却已经有些不受理智控制地描绘到了当面向她说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读她的书,追迹她一路走来的履历,中考毕业后在哈尔滨三中老校区门口的合影,去看过了她的振华;也想告诉她,我读余周周,读辛美香,读詹燕飞,读洛枳,读江百丽,读耿耿、简单、陈立夏,《水晶》里的大S小S,还有印象深刻的红球鞋,她所有小说中的女孩,那些或是用奇怪的代号代替,或是经过深思熟虑取了名字的女孩,每一个似乎都是我,每一个都不是我。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去,因为自卑,因为还没有飞,因为我不够好。那是最艰难的高二,最茫然的高二,最有想象力的高二,最希望自己叛逆的高二,夏天就要开始,我还一无是处,和那个在我眼里已经闪耀得有些刺眼的女孩相比,我没有资格说出那些话,而且说了也未必能得到回应。


那时的我未必会知道,这种喜欢会随着我的成长、她的成名、时间的延续,如此之快地消减,而直到我放下了这种近乎仰望的喜爱的时刻,我依然没有去过一次签售会,去亲口表达那些“释读”和“共鸣”。


就像我承认,从初三开始的写作风格都很受她的影响:大量的分段,碎片式的段落组成一篇不长不短的文章,喜欢杂糅情感和事实,偏好文辞简练但是句式有些繁复的写法,就像你正在读的这篇文章,或许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至今也无法评价这种影响是好是坏,毕竟不完全相像,或者除了我自己知道,从来也没有人评价过(毕竟长辈或者愿意看我写的东西的人又极少看过她的文章),不免过于主观。


这就像我在看西方版画的时候,如何如何也分不清,那些艺术评论家或者有审美水平的世人是怎样分辨两个画家的风格承接关系,谁受了谁的影响,或是小说家写作风格的相近,这种将别人自创的风韵内化的做法实在很难界定程度高低,甚至一不小心就会被打为“抄袭”。


    然而永远都不能否认八月长安的小说,她的散文,她的哲学和文章里我们这一代人有些狡黠的小道理对我青春都有极大的影响。高中那一段有些离奇的故事也算是在这样一种环境推动下的产物吧,所以那个时候,和阿浪翘了选修课坐在大槐树下被数落了——“你以为你在写小说么?”


    写小说是我一直的梦想,而到现在为之,有不下五个提纲存在我的硬盘里,有数十个挖空心思为主角们甄选的名字,暗合了性格和结局的巧妙设计也玩儿了不少,只是没有一个坑填满,没有一个故事得到他们应有的结局。




 


    今天看到《徒然喜欢你》完结了,最支持的暗恋组迟钝女主角终于幡然醒悟向前走了一大步,黄昏下女孩眼睛里闪着的光芒让我忽然有了动力,想给那些埋葬在大学生活里,论文、工作推送、专业文献后面的小故事一个结局。


    那么,从今天开始写故事吧,让遗憾和感谢留在昨天,今天用来抓住流年。


 



日常记录
昨天去自习室写着写着就写不到心里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是迷茫
迷茫自己以后接下来的路
而且迷茫未知的一切
可能是因为想的太多
偶尔在早晨我会突然惊醒,同时摸着手机恐惧自己是否错过了一节课
但仔细想想,一节课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有什么让我那么心悸的?
而更可怕的是,我还是没有找到我自己喜欢并且追求的精神财富
不像一直有明确学习目标的学神
我在学习之余总会想很多
想太多,很多时候都是不好的,思虑过多,没有什么理由,我想也许是天生抑郁质的体质,让我无可奈何
whereas,我会在某一时刻闻到花香,是属于早晨的味道
偶尔淡淡的花香,还有早晨一如既往地散发夏日魅力的阳光
还是那么美好

沈耿耿。:

永远要记得,被命运打趴下的时候,我们还是要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说,来,咱们三局两胜。

摘抄:

他带着背后的岁月,呼啸而来。
像一场七年前的洪讯,越过一整个青春,时至今日终于漫到我的眼前。


——《最好的我们》八月长安